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世界是张床

五毒世界杯·刘原

 
 
 
 
 
 
  刘原 
专栏作家

湖南省 长沙市 白羊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成人专栏作家,规定动作是每月四篇情色专栏。纵横十年,风月无阻。著有文集《丧家犬也有乡愁》…人生是一场旅行,能够看到不同的风景,不同的面孔,就是一种幸福。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《我的大学》连载二

2012-4-26 7:30:31 阅读124004 评论83 262012/04 Apr26

我一直想写一个连载微博,标签就是“我的大学”,谨此献给我那操蛋的母校福州大学,献给我无数在中国的黑暗矿井下、荒凉水电站里的校友们。我们是充军一 代,而我是少数越狱成功的。在这样的暗夜我想起那些和一样曾经青春过的,破碎的脸。20年了,他们还活着么,他们在哪里呢。现在,我准备回忆了。

11 但在荷尔蒙最盛的年华里,不爱上一个女子亦不正常。我隐约记得有次上大课,课间有别班女生慵懒趴在桌上,她穿毛衣,像猫。我忽然很想豢养这只猫。临毕业时,见过一位美丽内秀的女生,我亦喜欢,但我知我不能留在福建,而日暮斜阳下,我将远去,一切之爱都虚幻得很。几个月后毕业的我途经她的故乡,有赤足小女孩在铁轨边卖果,我想起了她。

12 多年以后,我拉着读大四的幼齿在她的学校散步,她想挣脱被我抓住。我说我就想弥补在大学没拉过女生的遗憾。我年少时终究是羞怯的, 但想来全是宿命,我的羞怯让我等到了一个

作者  | 2012-4-26 7:30:31 | 阅读(124004) |评论(83) | 阅读全文>>

《我的大学》连载一

2012-4-18 15:34:34 阅读62351 评论100 182012/04 Apr18

我一直想写一个连载微博,标签就是“我的大学”,谨此献给我那操蛋的母校福州大学,献给我无数在中国的黑暗矿井下、荒凉水电站里的校友们。我们是充军一代,而我是少数越狱成功的。在这样的暗夜我想起那些和一样曾经青春过的,破碎的脸。20年了,他们还活着么,他们在哪里呢。这个秋天,我准备回忆了。

1、旧时烟尘弥起在20年后的深夜,大学是我的痂,或文身。1995仲夏,我在福大北门照相,照相的说你笑一笑,要甜。我心说笑你老母,老子要充军去水电站了,换你怕是哭都哭不出来。整个90年代,我几乎都在悲愤和绝望中度过。我之回忆,谨献给20年前入大学的少年之我,献给无数被母校贩卖的校友。

2、若非高考考砸了物理,我或许至今都没去过福州。20年前我在《中学生数理化》封底看到了福大照片,感觉还算漂亮,遂随手填了第二批第二志愿。我上了重点线却去了二流学校,心里很是怏怏,但终究不需复读,也还勉强

作者  | 2012-4-18 15:34:34 | 阅读(62351) |评论(100) | 阅读全文>>

今夜过后,不再想入非非

2010-7-12 12:36:05 阅读42736 评论34 122010/07 July12

世界杯决赛前夕,我穿越长江流域恶毒锋利的阳光,去城北看一个2000多岁的老太太。老太太叫辛追,常住马王堆,现在没心没肺的她咧着嘴,每天与如织看客深情对望。我在思忖现世的那些过客,有谁还能在千年之后成为标本,以不朽的皮下组织对抗时光?是百发九十二中的章鱼保罗,还是像冠心病患者辛老太一般疼痛的马拉多纳?

南非世界杯以苦情始,以闹剧终。

大力神之光第一次照耀非洲大陆,这本是属于曼德拉的世界杯,但曼德拉的曾孙女车祸罹难,我们没见到这位最伟大的黑人。澳大利亚的科威尔以绝症之身,被红牌罚下,柔情看客们珠泪倾盆,后来据说他的病无碍性命,他的队友琼斯家有白血病儿,那才是真正绝症,琼斯火速离队,连呜呜祖拉的声音都没听

作者  | 2010-7-12 12:36:05 | 阅读(42736) |评论(34) | 阅读全文>>

所有懂球的人,都不在南非

2010-7-3 10:18:08 阅读15714 评论31 32010/07 July3

 

世界杯歇赛的几天,我总是想起那些在南非的同行,他们如何交公粮呢?家里的版面总不能开天窗,嗷嗷待哺着,你若说采访不到卡卡勒夫马拉多纳,那就算你公款旅游,而且是顶风作案,回来发配去做报童。做报童虽然雨淋日晒会变黑,但终究没有挖煤那么黑,这个惩罚可以有。

我也采访过世界杯,不过是小组赛,你不能说小组赛不算世界杯,因为再小的鸡鸡那也算鸡鸡。我时常想起那些年月,我和全国各地的记者像蚂蟥一般,随国家队满地窜,我们几乎成了国家队的一员,当然,是连编外都算不上的宫外孕成员。和我一起风餐露宿的那些哥们,他们都老了吧,他们在哪里啊,每当念及于此,我就陷入很文艺的忧郁。20天前,我终于在网上新闻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,这哥们是安徽记者,他在南非被劫匪用枪抵住了头。我想起9年

作者  | 2010-7-3 10:18:08 | 阅读(15714) |评论(31) | 阅读全文>>

我阿,我日

2010-6-30 9:44:06 阅读12604 评论29 302010/06 June30

 

世界杯仿如稳婆,催生了一些新词汇,贫僧最近领略的最仪态万方的词叫“我阿”,意即我们那支小母牛倒立的阿根廷队。我至今赧于暴露自己所粉的球队——继韩国朝鲜出局之后,我只能粉最后一支残余的东亚球队,可是,我捻着衣角心头鹿撞了半天,终于还是不敢在微博上说:我日。

粉一支球队,是一种宗教。丧钟陆续响起,我英我法我意陆续归殓,八国联军大多去势,百年前义和拳在城楼悬挂女子内裤也未能击退的那些妖孽,被亚非拉兄弟干掉了,被布拉特的黑哨干掉了。从此,各国的粉,需要把一腔柔情另托终身,需要把藤蔓般的红酥手勾搭在另一座神女峰上,痛哭千年。

我水性杨花,我刚直不阿,我从来不喜欢樱之花。超近道偶尔粉一下日本队

作者  | 2010-6-30 9:44:06 | 阅读(12604) |评论(29) | 阅读全文>>

4年后再见,或44年后再见

2010-6-27 9:58:07 阅读19592 评论26 272010/06 June27

 

那些揉碎的花儿,那些阵亡的面孔,让世界杯大厨准备的碗筷少了一半,让组委会为球员供应的杜蕾斯少了一半。32强变成16强,死亡率跟1943年的列宁格勒一样:那座城市被德军围困了900天,城内一半人口死亡。

谢天谢地谢人,那些杂碎终于回家了。我是一个惟结局论者,出不了线的就是杂碎,哪怕你是上届的冠亚军。贝阿尔佐特牛逼,萨基牛逼,里皮也牛逼,但一个人只能牛逼一次,你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,你不能时隔四年之后再次强奸同一个寡妇,马塞洛·里皮不会连续两次得到上帝的眷顾——上帝又不是你的姐夫。2006年解甲归田的里皮实在没必要来趟南非的浑水,多纳多尼再烂,你兀自在乡间小道打酱油,何必重出江湖,复出就复出吧,连托蒂和马特拉齐这些老相好都抛弃了,没人顶你个肺,你只能一声哨响掉头扬长而去,有人说你决绝,我知道你只想上卫生间。男人听到一切哨音,膀胱都会萌动。

作者  | 2010-6-27 9:58:07 | 阅读(19592) |评论(26) | 阅读全文>>

更衣室公鸡,赛场上公公鸡

2010-6-24 13:50:57 阅读4225 评论1 242010/06 June24

作者  | 2010-6-24 13:50:57 | 阅读(4225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永远的大力神,永远的纳尔逊·曼德拉

2010-6-11 10:27:49 阅读7774 评论24 112010/06 June11

 

 

这一夜的盛宴和光芒,不属于贝利,不属于马拉多纳,不属于布拉特,这个夜晚,归于92岁的纳尔逊曼德拉。

20年前的初春,曼德拉出狱,我在当年的CCTV上看到一部纪录片,黑非洲的人民汹涌夹道,脸上绽放着久旱的欢颜,一遍遍呼喊“ah,Mandela!”羸弱而瘦削的曼德拉平静,微笑,像一枚霜冻的秋叶走过多年以后的另一个秋天。

南非总统祖马说,南非人民迎接世界杯的热情,跟20年前迎接曼德拉出狱一样。如果没有曼德拉,世界杯不会来到非洲,2004年,曼德拉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德高望重的代言人,出面斡旋,把2010年的世界杯留给了南非。在曼德拉的故乡伊丽莎白港,矗立着一座纳尔逊曼德拉球场,这是世界杯比赛场地之一。

作者  | 2010-6-11 10:27:49 | 阅读(7774) |评论(24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